白酒文化:传承千年·源远流长

史前

從最早的中華五千年文明之前——史前時(shí)代,原始部落的人們采集的野果在經(jīng)過(guò)長(cháng)期的儲存后發(fā)霉,然后形成酒的氣味。經(jīng)過(guò)最初的品嘗后,他們認為,發(fā)霉后果子流出的水也很好喝,于是,就開(kāi)始了釀酒文化。在原始社會(huì ),我國釀酒已很盛行,遠古時(shí)期的酒,是未經(jīng)過(guò)濾的酒醪,呈糊狀和半流質(zhì),對于這種酒,不適于飲用,而是食用,故食用的酒具一般是食具,如碗,缽等大口器皿。


夏朝

夏朝酒文化十分盛行,商人善飲酒,夏朝有一種叫爵的酒器,是我國已知最早的青銅器,在中華歷史上具有重要地位。古云:“杜康造秫酒”,杜康作為夏王朝的五世國王,親自造酒,可見(jiàn)當時(shí)人們對酒的重視程度。鄉人于十月在地方學(xué)堂行飲酒禮:“九月肅霜,十月滌場(chǎng),朋友斯饗,日殺羔羊,躋彼公堂,稱(chēng)彼兕觥,萬(wàn)壽無(wú)疆”,由此詩(shī)充分展示了夏朝的酒文化。


商代

商代釀酒業(yè)十分發(fā)達,青銅器制作技術(shù)提高,中國的酒器達到前所未有的繁榮。作酒有了成套的經(jīng)驗,出現了“長(cháng)勺氏”和“尾勺氏”這種專(zhuān)門(mén)以制作酒具為生的氏族。當時(shí)的酒精飲料有酒、醴和鬯,飲酒風(fēng)氣很盛,特別是貴族飲酒極為盛行,酒的廣泛飲用引起商統治者的高度重視,紂王造酒池可行船,整日里美酒伴美色,商代留下了“酒色文化”。


周代

周代大力倡導“酒禮”與“酒德”,把酒的主要用途限制的祭祀上,于是出現了“酒祭文化”。周代酒禮成為最嚴格的禮節,周代鄉飲習俗,以鄉大夫為主人,處士賢者為賓。飲酒,尤以年長(cháng)者為優(yōu)厚,“六十者三豆,七十者四豆,八十者五豆,九十者六豆”。其尊老敬老的民風(fēng)在以酒為主體的民俗活動(dòng)中有生動(dòng)顯現。這即是周代的“酒儀文化”。


春秋戰國

春秋戰國時(shí)期,由于鐵制工具的使用,生產(chǎn)技術(shù)有了很大的改進(jìn),農民“早出暮歸,強乎耕稼樹(shù)藝,多娶菽粟”,生產(chǎn)積極性提高,使生產(chǎn)力有了很大發(fā)展,物資財富大為增加。這就為酒的進(jìn)一步發(fā)展提供了物資基礎,所以,春秋戰國時(shí)期的文獻,對酒的記載很多:

《論語(yǔ)》:“有酒食先生饌,曾是以為孝乎?!?/p>

《詩(shī)經(jīng)·幽風(fēng)七月》:“十月獲稻為此春酒以介眉壽”

《詩(shī)經(jīng)·小雅吉日》:“以御賓客且以酌醴?!滨?,酒的一種,系甜酒。

《禮記·月令》:“孟夏之月天子飲酎用禮樂(lè )?!濒?,重釀之酒,配樂(lè )而飲,是說(shuō)開(kāi)盛會(huì )而飲之酒。

《禮記·玉藻》:“凡尊必尚元酒唯君面尊,唯餉野人皆酒,大夫側尊用木於士側尊用禁?!鄙性?,帶懷古之意,系君專(zhuān)飲之酒。春秋時(shí)分國人和野人,野人是指普通群眾。餉野人皆酒,意思是讓他們一般的飯菜,喝普通的酒。木於、禁是酒杯的等級。

從商周至春秋戰國時(shí)期,特別是北方游牧民族,其酒器主要以青銅制品為主。釀酒技術(shù)已有了明顯的提高,酒的質(zhì)量隨之也有很大的提高,飲酒的方法是:將釀成的酒盛于青銅壘壺之中,再用青銅勺挹取,置入青銅杯中飲用。


秦漢

秦朝經(jīng)濟的繁榮,釀酒業(yè)自然也就興旺起來(lái)。秦漢年間出現“酒政文化”,統治者站在“講政治”的高度屢次禁酒,提倡戒酒,以減少五谷的消耗,最終屢禁不止。漢代時(shí)期對酒的認識進(jìn)一步加寬,酒的用途廣為擴大,東漢名醫張仲景用酒療病,水平相當高。調和人倫、獻諛神靈和祭祀祖先是漢代基本酒文化功能,以樂(lè )為本是漢人酒文化的精神內核。秦漢以后,酒文化中“禮”的色彩也愈來(lái)愈濃,酒禮嚴格。而東漢末年,酒文化從以樂(lè )為本向以悲為懷的轉變。

兩漢時(shí)期,飲酒逐漸與各種節日聯(lián)系起來(lái),形成了獨具特色的飲酒日,酒曲的種類(lèi)也更多了。漢代之酒道,飲酒一般是席地而坐,酒樽入在席地中間,里面放著(zhù)挹酒的勺,飲酒器具也置于地上,故形體較矮胖。


三國

三國時(shí)期作為我國的酒文化的發(fā)展時(shí)期,不論是技術(shù),原料,還是種類(lèi)等都有很大進(jìn)步,三國時(shí)期的酒風(fēng)極“盛”,酒風(fēng)剽悍、嗜酒如命,陶元珍先生評價(jià)三國酒風(fēng)時(shí)曾引用這樣一段話(huà):“三國時(shí)飲酒之風(fēng)頗盛,南荊有三雅之爵,河朔有避暑之飲?!比龂鴦窬浦L(fēng)也頗盛,喝酒手段也比較激烈。


魏晉南北

秦漢年間提倡戒酒,到魏晉時(shí)期,酒才有合法地位,酒禁大開(kāi),允許民間自由釀酒,私人自釀自飲的現象相當普遍,酒業(yè)市場(chǎng)十分興盛,并出現了酒稅,酒稅成為國家的財源之一,因此就有了“酒財文化”。魏晉南北朝時(shí)期名士飲酒風(fēng)氣極盛,借助于酒,人們抒發(fā)著(zhù)對人生的感悟、對社會(huì )的憂(yōu)思、對歷史的慨嘆。酒的作用潛入人們的內心深處,從而使酒的文化內涵也隨之擴展了。

魏晉時(shí)期之酒道,此時(shí)期開(kāi)始流行坐床,酒具變得較為瘦長(cháng),此外,魏晉南北朝時(shí)出現了“曲水流觴”的習俗,把酒道向前推進(jìn)了一步。


隋唐

唐宋時(shí)期的酒文化是酒與文人墨客大結緣。唐朝詩(shī)詞的繁榮,對酒文化有著(zhù)促進(jìn)作用,出現了輝煌的“酒章文化”,酒與詩(shī)詞、酒與音樂(lè )、酒與書(shū)法、酒與美術(shù)、酒與繪畫(huà)等,相融相興,沸沸揚揚。唐代是中國酒文化的高度發(fā)達時(shí)期,唐代酒文化底蘊深厚,多姿多彩,輝煌璀璨?!熬拼咴?shī)興”是唐朝文化最凝煉最高度的體現,酒催發(fā)了詩(shī)人的詩(shī)興,從而內化在其詩(shī)作里,酒也就從物質(zhì)層面上升到精神層面,酒文化在唐詩(shī)中醞釀充分,品醇味久。唐朝酒肆日益增多,酒令戰風(fēng)行,酒文化融入了中國人的日常生活中。

唐人崇尚“美酒盛以貴器”。其酒道,飲酒大多在飯(食)后,正所謂“食訖命酒”“食畢行酒”“烹雞設食,食畢,貰酒欲飲”。當時(shí)的飲酒之道,是在食畢進(jìn)行,飽食徐飲、歡飲,既不易醉,又能借酒獲得更多的歡聚盡興的樂(lè )趣。


宋遼金元

宋朝酒文化是唐朝酒文化的延續和發(fā)展,比唐朝的酒文化更豐富,更接近我們現今的酒文化。酒業(yè)繁盛、酒店遍布,宋代酒店強調名牌的文化個(gè)性。金代北方民族素有豪飲之風(fēng),有著(zhù)濃厚的酒文化底蘊,金代有著(zhù)燒鍋酒文化。而元代出現了燒酒(阿剌吉酒)。此外,宋代發(fā)明了蒸餾法,從此白酒成為中國人飲用的主要酒類(lèi)。


明清

明代起義烽煙不斷,清王朝不御外侵,百姓四處遷徙避患,地域文化的形成促進(jìn)“酒域文化”的產(chǎn)生。明清以后,酒已成為人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的飲品,每逢佳節節令,“專(zhuān)用酒”十分流行,如元旦飲椒柏酒、正月十五飲填倉酒、端午飲菖蒲酒、中秋飲桂花酒、重陽(yáng)飲菊花酒。清代有“酒品之鄉,京師為最”之說(shuō),當時(shí)京城的達官貴人們比較崇尚黃酒,中下層百姓則多喜歡價(jià)廉味濃的燒酒。

明清兩代可以說(shuō)是中國歷代行酒道的又一個(gè)高峰,飲酒特別講究“陳”之字,以陳作酒之姓,“酒以陳者為上,愈陳愈妙”。此外,酒道推向了一個(gè)修身養性的境界,酒令五花八門(mén),所有世上的事物、人物、花草魚(yú)蟲(chóng)、詩(shī)詞歌賦、戲曲小說(shuō)、時(shí)令風(fēng)俗無(wú)不入令,且雅令很多,把中國的酒文化從高雅的殿堂推向了通俗的民間,從名人雅士的所為普及為里巷市井的愛(ài)好。把普通的飲酒提升到講酒品、崇飲器、行酒令、懂飲道的高尚境地。


新中國

當今,酒文化的核心便是“酒民文化”。人的酒行為更為普遍,酒與人的命運更為密切,酒廣泛地融入了人們的生活,貼近“生活”的酒文化得到了空前的豐富和發(fā)展。如生日宴、婚慶宴、喪宴等等以及相關(guān)的酒俗、酒禮,成為了一項重要的生活內容。

2013年3月,外媒評出了世界十大最?lèi)?ài)喝酒的國家,排在第一位的是英國,中國排名第二。

然而中國的白酒文化實(shí)則是一種社會(huì )文化。與中國人打交道,無(wú)論在怎樣的場(chǎng)合,真正的飲酒,即便是形態(tài)層面的飲酒,需要表達的也多是精神層面的內容——客從遠方來(lái),無(wú)酒不足以表達深情厚意;良辰佳節,無(wú)酒不足以顯示歡快愜意;喪葬忌日,無(wú)酒不足以致其哀傷腸斷;蹉跎困頓,無(wú)酒不足以消除寂寥憂(yōu)傷;春風(fēng)得意,無(wú)酒不足以抒發(fā)豪情壯志。


總的來(lái)說(shuō),隨著(zhù)時(shí)代的變遷,如今中國的酒文化已漸漸演變成中國特有的政治文化、中國特有的人情文化、中國商業(yè)權利尋租文化以及中國特有的公關(guān)飯局文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