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让白酒文化消失在岁月的红尘中

如果有這樣一種東西,能在享用之后誘發(fā)出自己的神經(jīng)質(zhì)、妄想癥、興奮性等全部情緒甚至另一方面的人格,能讓之前還像個(gè)哲學(xué)家一樣緊鎖雙眉郁郁寡歡的的擁躉們,瞬間變成狂喜得無(wú)邊無(wú)際的斗牛士……

那么,它的名字一定叫酒。

猶如白蘭地反映著(zhù)法蘭西民族的浪漫與激情,威士忌藏匿著(zhù)英格蘭民族的貴族氣質(zhì),伏特加蘊含著(zhù)戰斗民族的直爽與剛烈,中國白酒包羅的文化涉及到了仁義禮智信、溫良恭儉讓、忠孝勇恭廉等方方面面。甚至可以說(shuō),白酒文化便是中國文化的一個(gè)縮影版本。

酒以成禮,源于古俗古義。

“九月肅霜,十月滌場(chǎng),朋友斯饗,日殺羔羊,躋彼公堂,稱(chēng)彼兕觥,萬(wàn)壽無(wú)疆”發(fā)軔于夏朝的酒文化,在幾千年歷史長(cháng)河中熠熠閃光。春秋時(shí)期,《左傳》有云:“君子曰:酒以成禮,不繼以淫,義也。以君成禮,弗納于淫,仁也?!睅浊Ф鄟?lái),與西方為了欣賞酒而飲酒不同,國人飲酒被賦予了更多的場(chǎng)景和情懷。

從古至今,隋唐以前,酒主要作為溝通交流的載體,人們借酒抒發(fā)著(zhù)對人生的感悟、對社會(huì )的憂(yōu)思、對歷史的慨嘆。到了唐代,飲酒鮮有節制,講究“鐘鼓饌玉不足貴,但愿長(cháng)醉不復醒?!倍鴱乃未_(kāi)始,先人們開(kāi)始注重節飲和禮飲,而到了清代,文人們著(zhù)書(shū)將酒禮的規矩一條一條陳述出來(lái),約束自己的同時(shí)也勸誡世人,清人張晉壽《酒德》有云:量小隨意、客各盡歡、寬嚴并濟、各適其意、勿強所難。

甜美的回憶、綿綿的愁緒、真誠的祝福、偉大的抱負……當白酒碰上這些,勢必將演繹出蕩氣回腸的久別重逢。而飲者們的情緒,也統統在飲酒的過(guò)程中得到了升華、得到了寄托、得到了解脫、得到了安慰。從古至今,盡意的場(chǎng)景往往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而在于浩渺無(wú)際、深沉無(wú)底的情意的交流與貯存。

因此,得益于深入滲透文學(xué)藝術(shù)、人生態(tài)度、審美情趣等方面,由飲酒流傳下的美妙場(chǎng)景數不勝數。

“多情卻似總無(wú)情,唯覺(jué)樽前笑不成?!焙鹊氖蔷d綿的離別思緒;

“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(yáng)關(guān)無(wú)故人?!焙鹊氖桥笥阎g的深情厚誼;

“皇圖霸業(yè)談笑中,不勝人生一場(chǎng)醉?!焙鹊氖墙号目煲舛鞒?

“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!”喝的是胸懷天下的氣魄;